您當前的位置:校園生活網 > 創業動態 >

暴風集團起“風暴”

2019-07-29 18:01:04  校園生活網  本文已影響   字號:T|T

編者按: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全天候科技,作者楊泳潔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

暴風集團起“暴風”了。

7月28日下午,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,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,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。

暴風集團同時強調,截至目前,公司經營情況正常,管理層將加強管理,確保公司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,并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,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。

對于馮鑫所涉嫌的犯罪具體事宜,在公告中并沒有進一步披露。

但據第一財經報道,馮鑫此番被批捕,主要涉及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,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。


1

曾經的創業明星

馮鑫曾經是創業明星,因為出生于山西陽泉,與百度創始人李彥宏、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被媒體視為是互聯網圈的晉商代表。

不同于其他企業大佬的身披光環,馮鑫并不是學霸。在合肥工業大學學習管理工程期間,他多次掛科。1993年,馮鑫大學畢業后到山西陽泉礦務局工作,但很快離開。隨后還從事了BP機維修、煤炭運輸、餐飲等行業崗位。

1998年春節,馮鑫看了《聯想為什么》一書后深有感觸,看著楊元慶、郭為等人的人生,覺得這才是他想做的。第二天馮鑫奔向中關村學習電腦。但他并沒有因此成為電腦高手,而是誤打誤撞成為金山的一名銷售員。

馮鑫做小生意積累的市場經驗讓他在銷售崗位上如魚得水,后來在金山升至市場總監、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。

2005年,馮鑫決定自己出來創業。后來接受媒體采訪時馮鑫曾表示,那段時間心都是浮的,他下定決心要用免費軟件占領互聯網,做一個互聯網軟件帝國。

創業初期,馮鑫四處找投資。他先找周鴻祎,周鴻祎說你這個方向我不做;后找雷軍,雷軍說要考慮兩周。等待三天后,馮鑫決定不再等待別人宣判他的命運,算了一下各項成本開銷,自己開干了。

當時視頻播放是市場剛需,但影音格式太多,視頻播放很不方便,用戶希望有一款萬能播放器出現。于是馮鑫推出帶有核心技術的播放軟件——酷熱影音,并成立北京酷熱科技公司(下稱酷熱科技)。2007年,酷熱科技收購暴風影音,組建了北京暴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暴風科技)。2009年,暴風影音用戶總數已達到2.8億,占當時總網民數量的73%,每天上線用戶數達到2500萬,僅次于QQ和迅雷。

但暴風科技的上市并非一帆風順,早在2010年馮鑫就打算帶著暴風科技在美國上市,但由于美元資本退出,赴美上市計劃被擱淺。后來暴風科技又開始籌劃在A股創業板上市,為確保上市,馮鑫在投入方面能省則省,又因此錯過了網劇等發展良機。

當時各大視頻門戶網站正“燒錢”買版權,甚至自制網劇,而暴風卻勒緊褲腰帶能不買就不買,更不用說花錢搞自制。就在暴風節衣縮食全力以赴準備上市的時候,2013年,愛奇藝與PPS合并,超越暴風影音成為中國最大的網絡視頻平臺,全網的月度用戶覆蓋3.57億。

2015年3月24日,暴風科技終于上市。上市的時候,馮鑫致辭稱:“今天我不是一個人來到這里,現在每天使用暴風的網民有5000萬,每個月的活躍用戶2億,我今天代表2億暴風用戶來到A股。暴風在上市以后會展開嶄新的未來,讓暴風享受A股,讓A股享受暴風。”

暴風科技帶來的果然是一場暴風。在上市后的40天里,暴風科技拿下36個漲停板,股價從發行價7.14元暴漲至307.56元,市值飆升到369億元。

但三個月后,這只“妖股”又暴跌,市值一度蒸發150億元。截至2019年7月26日,暴風科技股價已跌至6.30元,總市值20.76億。

7月12日,暴風集團發布業績預告稱,2019年上半年,公司凈利潤為虧損2.3億—2.35億,上年同期虧損額為1.06億。此外,暴風集團直言,公司存在截止2019年6月30日凈資產為負的風險。

事實上,在本次被公安強制采取強制措施之前,馮鑫已上了老賴名單并被法院限制消費。3月10日,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披露的消息,暴風集團因勞動人事糾紛再次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,且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也被法院限制消費。依照規定馮鑫不得實施包括乘坐交通工具時,選擇飛機、列車軟臥、輪船二等以上艙位等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。

2

風口屢追屢敗

暴風影音近年來追了不少風口,包括互聯網電視、體育直播、VR甚至P2P、區塊鏈,只不過都不幸成為輸家。

2016年5月,暴風集團通過上海浸鑫收購體育媒體版權公司MP&Silva,此項業務成為暴風體育的基礎。但由于暴風體育自身造血能力有限導致該業務擴張失敗,2018年5月,暴風體育出現員工離職潮,7月份,暴風體育CEO在集團內部發文宣告,暴風體育進入冰封期”。

曾經被寄予厚望的VR項目暴風魔鏡最終也損失慘重。2015年3月,暴風科技登陸創業板,得益于當時大熱的VR概念的熱炒,讓暴風科技股價一度狂攬漲停板。不過暴風魔鏡很快失靈,今年2月21日,暴風集團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稱,此前帶動暴風集團股價飛漲的VR業務陷入資不抵債局面。

2017年12月,暴風推出“暴風播控云”,這被認為是暴風進入區塊鏈的象征。其官方公眾號發表《暴風區塊鏈第一戰,送10個播控云搶購碼!》一文介紹,“暴風播控云”基于暴風影音的P2P網絡和區塊鏈技術架構,為用戶提供影音體驗的同時還能賺取BFC積分,所有BFC積分都完全基于區塊鏈技術進行記賬,并稱這“可能是最值得入手的區塊鏈’挖礦機’”。

圖片來源:馮鑫微博

馮鑫在其微博上宣傳,播酷云彼時在暴風商城的發售價為4999元的價格,并有38萬預約用戶,首批2000臺5分鐘內即售空。

但2018年1月,互聯網金融協會點名迅雷、暴風變相ICO。播酷云隨即被叫停,暴風次個交易日股價大跌。

接二連三的失利讓馮鑫進入了一個為難的處境,2018年第一季度末,馮鑫持公司有限售條件的股份數量為7032萬股,其中質押股份數為5934萬,質押比例為84.38%,兩個月后,質押股票總數迅速上升到95.35%。一旦爆倉,馮鑫將失去對公司的控制權。

馮鑫此番被批捕,讓市場再次關注到其幾年前的一場資本冒進。

當年,剛剛在A股上市的暴風集團成為A股明星企業,有多家合作方。2016年5月23日,暴風集團與光大合作,要用52億元的杠桿完成對國際體育版權代理巨頭MPS 65%股權的收購。暴風集團、馮鑫及光大浸輝還簽署了一份意向性協議《關于收購 MP&Silva Holding S.A.股權的回購協議》。

當時各方如意算盤是,馮鑫為光大資本的投資兜底,承諾MPS收購后注入上市公司。

之后,光大資本、暴風集團與各合伙人簽署了相關協議,成立浸鑫基金,由光大資本子公司金光大浸輝、暴風投資、上海群暢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擔任GP,光大浸輝擔任執行事務合伙人。

天眼查信息顯示,除了暴風投資、光大資本、光大浸輝之外,浸鑫基金還有11家LP,背后的出資方招商銀行、華瑞銀行、東方資產、鉅派投資及云南、貴州省國資均有踩雷。

但事與愿違,MPS被收購后,業績持續走下跌,2018年10月17日,經FFT申請,英國高等法院下令將MPS進行破產清算,這距離MPS被收購還不到2年半的時間。

而隨著資本市場持續回落,市值已大幅縮水的暴風集團也無力將公司裝入上市企業。這導致招商銀行損失慘重,一怒之下,招商銀行對光大證券展開訴訟,要求光大資本履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,訴訟金額約為34.89億元。

而在這場訴訟之前,光大證券已將暴風集團和馮鑫告上法庭,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、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.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6330.66萬元,合計為7.5億元。

禍不單行,在涉事多方均陷入訴訟糾紛后,暴風集團因失去對旗下公司暴風智能的控制權,面臨2019年全年財務報表凈資產為負風險,這或將導致暴風集團被暫停上市。

3

馮鑫的自省

盡管公司業務布局多次失利,但馮鑫將責任都歸給了自己。

在投資電視、體育、魔鏡等業務失敗后,馮鑫在去年7月公開進行了一次深度檢討。隨后暴風集團訂閱號發布《三年大考,暴風雨中的暴風——馮鑫內部兩小時長談》一文。

文中稱,馮鑫認為,首先暴風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在上市三年的時間,由于沒有經驗、能力差而錯失良機,沒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資和并購。這直接導致了暴風上市后,最有價值的能力沒有被完全釋放。

其次,暴風上市后對不同屬性的錢不理解,把債權的錢當股權的錢用,使得每一筆融資發生后都要對它的最終結果負責。

最后,他認為暴風發展到布局失利、資金困難的局面,不怪別人,只怨自己。

或許馮鑫還有點江湖硬氣,他總是把錯誤歸結到自己的身上忽略了團體的重要性。他說:“我不怪團隊,不怪A股的環境,不怪我的任何一個債務人,也不怪任何一個幫我做業務的人,99.999%還是要怪自己。”

曾經有行業內人士講到,“馮鑫對人太好,什么事都自己扛,感覺有點失控。暴風集團融資難是因為缺一個好的CFO和董秘。”

在外界對暴風股價議論紛紛的時候,馮鑫大都沉默不言。有媒體報道,為此,馮鑫曾經回到山西陽泉老家“閉關”。

很多媒體都曾經把暴風視為小樂視,并認為馮鑫可能成為他的山西老鄉賈躍亭,不過馮鑫并不愿意。在接受界面采訪時,馮鑫表示“特別冤”,因為他和賈躍亭零交往,坐下來連談五分鐘都沒有過。

如今,賈躍亭已遠走美國,馮鑫能否走出這次暴風的漩渦還未可知。

本文(含圖片)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,不代表創業邦立場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如有任何疑問,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
    本文二維碼:
    本文鏈接: 復制地址

    圖說天下

    免费时时计划软件